News/新闻中心

小时候过年那是我们的期盼,如今却是老人们的一种守望返回

2016/2/24 17:07:41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已经经历了33个春节。眼望2016年的春节已过,我善感的心更是思潮起伏,难以平静。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农村娃在那个时候的最大的企盼就是过年。小时候老盼过年,那是因为贪嘴。桌上的菜肴是丰盛的,喷香肥腻的鸡鸭鱼肉奢侈地安慰着我们一直寡淡的胃肠。那时,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回大鱼大肉,大人们在过年时,尽管内心充满着酸楚与无奈,充满着希冀与渴盼,家家无论再穷,都要割上几斤猪肉或杀几只鸡来庆祝过新年。从正月初一到元宵节,家里三天两头有老亲旧卷走访,一有客人就有肉吃,我们自然能搭上嘴福,小孩子哪个不喜欢呢?


    小时候老盼过年,那是因为我们可以野着性子玩耍。过年的时候,学校放假,大人们不像平时那样逼着我们干农活,我们可以野着性子玩。


    小时候老盼过年,那是因为我们有新衣服穿。三十晚上,母亲早早地烧上一大锅热水,让我们一个个洗澡、洗脚。临睡觉前,母亲便把做好的新衣服给我们套好,让我们穿上新鞋在她面前试一试,望着我们高兴的样子,母亲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小时候老盼过年,那是因为喜欢那时农村过年的氛围。过年的时候,房间里总是窗明几净的,床上的被褥散发着阳光的味道。父母一改往日的严厉,和善着面容叮嘱我们不许吵架。口袋里一定会有糖果的。在计算着压岁钱的数额(最多是一元钱)快乐而满足时,开学的日子到了,母亲伸手问:你的压岁钱呢?这个时候,你遗憾地明白:年,过去了。


    小时候老盼过年,那是因为喜欢那象征着喜庆的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仅象征着喜庆,也预示着新春的到来。农村的孩子们,无论女孩还是男孩,一年到头儿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帮着家里干各种农活儿。挖猪菜、放牛、割草、拾麦穗儿、搂柴火、积肥、锄地……都少不了我们,甚至我们假期也是与农村的节气相呼应的,如我们比城里的孩子们多的麦收假,秋收假等等。在一样样农活中,在我们付出辛劳的同时,也埋没了多少童真与乐趣。所以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释放出属于自己的欢乐。而燃放鞭炮则成了这种释放不可缺少的载体。过年时的大人们,会到集市上大大方方掏一次腰包,从热闹非凡的市场上买回二踢脚、机械小鞭炮、大鞭炮等等爆竹,供我们过年时玩耍。那时的农村,没有城里人燃放的五颜六色的花炮,什么彩灯、礼花、震天雷等等我们闻所未闻,更不用说是见过了。尽管如此,大人们给我们购买的那些有限的几种花样鞭炮,对于我们来说就足够叫我们爱不释手的了。我们深知,我们手中的花炮是来之不易的。所以我们格外的珍惜。大挂鞭也好,小挂鞭也好,有的100头一卦,有的则是300头一卦,可我们为了能在整个正月里得到那片刻的喜庆,我们会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拆开来,由挂鞭变成一个个小炮,然会再一个个地去燃放,目的就是想慢慢地享受这不同凡响的代表着春的信息的鞭炮声。明明是挂鞭,我们却要把他们拆开来人为地弄成绿伞的小炮。之后,我们左手攥着几个小炮,右手拿着一截香头,一点一放。当小炮点燃后,需要掌握好燃放的时间,早扔出去就会掉在地上,炮捻由于受到震动而熄灭,变成哑炮,所以必须在小炮即将爆炸的一瞬间扔到天空中去,这样才会换来小炮在夜空中释放出来的片刻的灿烂光芒,这片刻的火花,足可使我们兴奋不已的了。过年留给我的记忆,只有年三十的时候村村相互呼应而连成一片的鞭炮声所织成的欢乐气氛和浓浓的年味儿。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已远离了曾经给我带来欢乐的家乡,可每当春节,听到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望着窗外腾空而起的缤纷的节日礼花所绽放出来的夺目的色彩,我还是时不时地想起家乡过年的景象。时常想起给我们带来欢乐的小炮和“刺花”……。


    后来渐渐长大了,我盼过年的心情也就不那么迫切了。


    成年后就怕过年,忙碌了一年本应该歇歇了。辞旧迎新,中国人讲究过年。做为从深山里出来的我,更是惦记着父母、亲戚……


    年轻时,还没有更深地理解心里那份深深的牵挂。随着年龄的增长,直到自己做了父亲,心里那份牵挂我渐渐体验到了,也深深地理解了做父母亲那份永远剪不断的长长的思念。当我和弟弟在腊月二十五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看见父母亲那份由衷的惊喜,那份真实的高兴,看见脸上堆满的笑容变成了五线谱……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酸酸的。


粤ICP备13059215号-2 2013-2014 © Tanyp工作室 Design 版权所有
© 2013-2014 Tanyp DESIGN ALL RIGHTS RESERVED.
<<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