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新闻中心

港湾失败在哪里?返回

2015/8/27 16:52:17

我恨李一男,因为他的创业失败毁灭了年轻华为人自主创业的一个梦想,靠自己的技术和智慧,结合国内外风投资本市场自主创业的梦想!

我觉得即使华为极力打压,港湾仍旧有胜算,港湾的失败与李一男等公司的高层在决策上、管理上的失误应该是有直接的关系。而资本市场对科技、网络股的冷漠间接导致了他们的失败。 

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并不会知道他们内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究竟李那里犯了错误,只能谈谈我的感受。 

首先,是人气。 

是否所有的骨干都抱定了创业的决心,做好了克服困难的决心? 

我看未必,在港湾创业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抱定了创业的决心,更不是所有人都做好了克服困难的决心!在我的接触中有听到过类似的言论,在华为工号2万多,还有什么混头,没多少股票又没多少分红……这样看,来港湾做一个新兴公司的元老的确要比在华为继续奋斗更有诱惑力。更何况在也曾听说在港湾中,华为系的员工受到的礼遇以及享受的待遇要比社会招聘的员工高,而且似乎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我接触华为员华为员工大多是工作时间不长或者大学毕业就进入华为,经过内部培训,对企业文化的认同感很强。而在港湾,除了一些信念坚定的核心员工以外,其他员工,特别是非华为系的员工口径则差别比较大,心态各异。再加上待遇较低,更为明显。总体看,港湾比起华为在企业文化建设等方面,员工对公司的认同感、奉献精神要差。 

我觉得绝大多数人对可能面临的困难估计不足,没有足够的心理预期。过去的交流中,不论是一些华为系的员工还是外聘的员工,普遍都比较乐观,都认为在中国这个硅谷版的一夜暴富的事情最多两年就会发生。在华为累坏了,在社会上被压榨惯了,在港湾忍忍,等到一上市,赚够了钱,退休回家!持着这种心态,一旦遇到挫折,心态很容易向不好的方向转变,拍拍屁股回华为,或者牢骚满腹。我觉得这样的氛围并不利于打恶仗。 

其实创业之路充满艰辛和风险,并不是说有风险投资撑着,有国外银行贷着洋钞票就会减轻许多。想想华为的创业者推着自行车推销交换机的精神,后来者未必赶得上前辈们。 

而李老板也许对技术的把握上有独到之处,但是在鼓动员工的方面,要比任老板差很多。 

第二是,市场战略的问题,这是操作层面,外人可以看到的最大问题。 

较之华为的本地竞争对手,李老板的出手是最大气的,与华为展开全面的竞争。 

港湾从2001年到2003年每年上一个新台阶,先是以太网交换机,后是路由器和DSLAM,之后是语音系统和光通信。每年都会把与华为的竞争升级到一个新层次,扩大到一个新领域,直到最后收购中天,进军光通信市场,在固定通信市场里与华为全面展开竞争。在市场方面,则是电信、企业、行业市场一把抓。也许他们的目标敌人不是“亲人”华为而是思科这样的外敌,但是无疑这样的架势是要先与华为争天下。 

而对于当时的港湾来说无疑没有如此强的实力在全线与华为等一线厂商展开竞争。假如最初不急于全面铺开而像锐捷这样的公司瞄准一个行业做细做透,立足脚跟,保证公司和良性赢收之后,再逐渐将触角伸向其他领域,可能不会向今天这样全面接敌之后遭受全面打压。 

特别是进军电信市场相对难度较大,一方面是电信市场对企业的资金压力会很大,另外2000年之后的运营商经历整合之后,向着正规化的方向发展,比如在采购中引入统购统谈,这在传递的信息就是运营商会选择有着很强实力的供货商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而很强的实力不是说能够很快的开发出几款新产品,而是在看资金实力、研发实力、管理能力、支持能力、可持续的发展能力等综合因素。为什么在数据通信领域里鲜有建树的朗讯、爱立信、西门子到今天仍旧没有被淘汰出局?而阿尔卡特会成为今年来数据通信领域的黑马?正是强者通吃的体现。而对于港湾这样仅仅成立几年,尚处于IPO前夜的公司来说,离强者相差太远。记得当初CN2选型时,有个港湾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的PowerHammer系列路由器很多测试指标非常优秀,但最终仍旧出局,很大的原因是商务层面的问题。 

假如当时,港湾把自己的市场定位首先放在企业网市场上,兼顾电信网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在企业网华为也是一个新来者,在分销渠道领域里也在摸索。而且港湾也可以借助自己的研发实力,在政府、教育、电力等几个门槛高的大行业市场上有所斩获。况且整个国内企业网市场的规模大致应该有80亿的规模,假如能够坐三望二,一年单企业网完成10个亿的销售额是非常有希望的,再加上海外和运营商的收入,达到15/6亿的规模应该没有太大问题。避实击虚是以弱胜强的常用方法,而当年的华为也不是上来就和海外厂商对掐,也是经历了农话包围市话得过程,最终取得成功的。 

另外,在企业网市场上,2001年到去年,最热门的市场依次是政府、教育、电力等行业市场,港湾公司在企业网市场人手有限,虽然在各个市场都有较好的表现,但是任何一个市场都不能说是前三甲的企业,哪里是他们的根据地,这样的策略失误就是一个问题。 

再有就是港湾发展中过于显眼,过于傲气,树敌太多。身处华为系的港湾有着华为的一些特质,这多多少少都传递到了港湾员工的身上。那就是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公司,不把竞争对手太放在眼里。比如不会太把锐捷、神州数码、烽火、迈普、中兴这样的公司放在眼里,以致于一些国外国外厂商也不太放在眼里。这种心态也许华为可以有,毕竟华为是市场的老大,但是港湾有就显然不太合适了。而快速窜红的公司,一个侵略性很强的公司,自然容易招惹其他人的嫉妒。所以很难看到港湾和哪些国内的竞争对手会成为朋友,倒是很多国内公司会特别把他们当作首要防范和打压的竞争对手。“收拾不了华为,还收拾不了你?”一个弱者,又没有太多的朋友,一旦遇到大厂商的打压会非常被动。记得我有一个用户朋友曾经在2004年的时候问我,“听说港湾不行了?说是资金有问题。”。我反问他听谁说的,他说“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不光华为的人”。而2004年,正是业内有条不紊的传播着一条条于港湾不利的传闻的时期,如果业内的人士都异口同声的说一件事情,即使是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其实看看一些小的创新性公司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也和他们聪明的策略分不开。比如Juniper除了技术领先外,更是借助朗讯、爱立信等在传统电信领域最最强有力的分销商提供给最终用户,而Redback借助Alcatel的力量占领BRAS市场。假如港湾能够早些寻找一个很强电信背景的公司协助销售情况也会大不一样。 

第三是,执行的问题 

上面提到企业市场,其实港湾在进入企业市场时也希望借助分销和渠道完成销售。但是连续几年时间都没有建立起来有效的分销架构和队伍。更曾经传出过其在分销市场上出现丑闻的传闻。 

个人觉得港湾公司研发强于市场,在市场销售方面,特别是在华为系并不熟悉的企业网市场上问题较多。总感觉一个好的新产品推出来,但是扔到市场上似乎就没有了动静。我曾经就此问题也问过李一男,但是它非常巧妙的化解了,我记得当初他的回答好像是,作为一个要和用户一起成长的企业,港湾公司需要不断在各个方面完善自己等等。 

我不是非常清楚港湾公司内部的很多问题,虽然是一个记者,虽然有很多挚友在哪里工作,但是我至多告诉他们我的观点,很少去打听他们公司内部的问题。但是我想,公司一些决策的失误,执行的问题,作为公司的老大李老板难脱其咎。 

你带着一帮兄弟出来打天下,你搭班子代队伍,挑手下,兄弟们都信任你,总不能说公司倒了没责任吧。还好李老板在给员工的信里,承担了责任,不过承担了又怎样,失败已成定局。 

多数人都在猜测李老板的未来,总之我觉得不论是回华为还是出去再创业,他的前景都不乐观。前不久我和一个朋友吃饭,谈到了什么是生意经,如何看企业之间、客户之间、老板和下级之间的关系。他特意提到了信誉,说一切都是以信誉为基础的,你有一个信誉的银行,做好了不断存款,做差了不断透支,直到没有任何信用额度,这样没人和你做生意,没人愿意和你合作,没人愿意雇用你,没人愿意信赖你,跟着你混。李老板此次创业失败,如果其自身问题很多,如果最后对港湾员工去留问题处理得不好,他去哪里会有什么区别呢?卖给华为,原来承诺的IPO之后最最慷慨的回馈都成为泡影,据说现在港湾公司里有人说李老板还不如中关村卖盗版光盘的人有信用。 

信用丧失,谁又会向2000年那时候把他尊为说一不二的老大,振臂一呼,就能召唤众多精英呢? 

记得一位华为的员工说,过去公司开大会,有时候可以看见李老板在骂他的直接下属,骂得很凶,很没有情面,这在华为好像是一种文化的体现,一种军事化的文化。但是通常情况,李老板只会骂直接的下属,而对于隔级的下属老板们不但不会指责他们的问题,反而温文尔雅。那个朋友说,作为下层员工的他也真希望能够是里面被训的一员,这代表着一种荣耀,一种事业成功的体现,因为只有高层员工才能够被李老板、任老板训斥。也许在未来的华为,李老板骂人,不会再有人围观了。 

如果说港湾失败有什么外因,最大的外因不是华为的打压,而是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资本市场对中国产品技术股缺乏兴趣。妈的什么玩意儿,一帮互联网老鸨挣得着钱,真正踏踏实实做内容,做研发的却落得如此下场。难道今天的社会是笑贫不笑娼?人心不古!

粤ICP备13059215号-2 2013-2014 © Tanyp工作室 Design 版权所有
© 2013-2014 Tanyp DESIGN ALL RIGHTS RESERVED.
<< 线